乐嘉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魔法 >神圣纪元 > 第四章 送别

第四章 送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就在老汤姆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的同一时刻,亭林镇的唯一一家小酒馆内,周宁正在和他的“亭林镇合唱团”进行着一次亲切而友好的圆桌会谈。

继承了东方人一贯的思维模式,周宁习惯给和自己有关的所有事物取一个光鲜亮丽而又不失朴素大方的名头。

圆桌会谈在西方,原本是指一种平等、对话的协商会议形式。是一个与会者围圆桌而坐的会议。在举行国际或国内政治谈判时,为避免席次争执、表示参加各方地位平等起见,参加各方围圆桌而坐。

据说,这是起源于复苏历早期,公元纪元五世纪时,英格兰帝国开国大帝亚瑟在与他的骑士们共商国事时,大家围坐在一张圆形的桌子周围,骑士和君主之间不排位次。

而在周宁这里,圆桌会谈似乎变了一个味道。

他肥硕的身躯瘫坐在椅子上,身前的桌子上摆满了食物。

就在周宁的对面,“亭林镇合唱团”的成员们束手而立,站成一个弧形,面对着周宁,低着头,满脸的畏惧和无奈。

鉴于这可能是自己在亭林镇的最后一次圆桌会谈,因此周宁更为珍惜今夜的美好时光。

他一只手拿着一只烤鹅腿,另外一只手握着一瓶朗姆酒,嘴里不停地咀嚼着,同时含混不清地说道:“你们干站着干嘛,坐下来一起吃啊!”

虽然周宁这么说,但他们和周宁打了几年交道,自然知道自己这个来自东方的老大,口中所说的,只是标准东方式的客气客气而已。

因此没有一个人敢真的有所异动。

周宁对此很满意,因此他加快了进食的速度。一桌子食物很快被一扫而空,他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嘀嘀咕咕地感叹道:“平淡安逸的生活真的是堕落的源泉啊!”

接着,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老汤姆,决定推荐我去法兰西帝国帕里斯神学院就读,我将成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帝国主义好青年啦,哈哈哈哈!”

对于这群海盗和山贼来说,眼前的这个胖子,这个恶魔与恶鬼的结合体,即将离开这里,这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只是他们不敢真个笑出声来,只能在心中窃喜——不,应该说是狂喜。

只是周宁的话还没说完。

众人深知周宁的说话方式也继承了遥远东方的欲扬先抑风格,因此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果不其然,周宁哈哈一笑之后,又接着说道:“其实我很舍不得大家,相信大家也很舍不得我。但是我对知识的渴求实在是太强烈了——我们亭林镇距离帝都帕里斯,路途有些遥远,这些年来我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上帝,身无长物,这……路费,还希望各位能帮我凑一凑,也算是表现了大家对我的一点心意啊……”

……

……

第二天清晨,周宁再次被木头布谷鸟的清脆鸣叫声从睡梦中唤醒。

摸了摸头下枕着的丰硕的包裹,想着昨晚的巨大斩获,周宁的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简单洗漱,穿好衣服之后,他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去小酒馆用早餐,反而是来到教堂的小餐厅里,取了两片白面包在餐盘中,端着盘子坐到了汤姆神父的对面。

举起胸口挂着的十字架,和教堂里所有的神职人员一样,默默地念诵着餐前的祷文。

周宁紧闭着双眼,脸上的表情凝重而真挚。口中低声念诵着祷文,声音说不出的悠扬好听。一道淡淡的乳白色光辉仿佛从天而降,将他的周身笼罩着。看起来无比的圣洁。

念完祷文之后,周宁和所有神职人员一起,开始享用简单而充满圣洁气息的早餐。

吃着吃着,他突兀地抽咽了一下,眼中竟然突然挤出了两滴眼泪,用手抹了抹鼻子,深情地说道:“老汤姆,我很舍不得你……”

老汤姆被这一幕感动得热泪盈眶,心想虽然这孩子这几年虽然有点走了歪路,但是本质上还是好的。对上帝的信仰是那么的诚挚,对自己的敬爱也没有减少分毫。这几年来幸好有他的陪伴,自己的老年生活才没有那么单调。

这次他要离开自己去帕里斯求学,自己的心里也是非常舍不得的。

这一路去巴黎路途遥远,这孩子路费还不知道够不够呢,自己这么些年来还是有些积蓄的,不如就多给点……

……

……

早餐后,老汤姆领着周宁,来到晨曦教堂门口的广场上——这是亭林小镇最大的一个广场。

广场周围已经围满了送别的人群。

三年才能出一个帕里斯神学院的高材生,这自然是小镇的大事。更何况周宁早已是亭林镇的名人,是孩子们心中的孩子王、是坏人们心中的痞子王、是朴实群众们心中的故事大王。要不是亭林镇的人口实在是少得够呛,这时候广场上应该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在镇长进行过短暂的演说之后,周宁标志性地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他在亭林镇上的最后一次说书——哦不,是演说。

周宁从最初来到亭林镇开始说起,开始说这三年来,在这个亲切的小镇上,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成长为一名帕里斯神学院保送生的辛酸历程。

无数的努力、无数的汗水、无数个焚膏继晷的夜晚,无数个闻鸡起舞的清晨……

当然,也离不开老汤姆悉心的照料,小镇所有居民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及众多一起成长起来的同龄人的陪伴……

除了周宁的同龄人在听到这句话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之外,其他的朴实群众还是被周宁的精彩的演说感动得热泪盈眶。

然后,这些并不富裕的居民们纷纷的从口袋里掏出仅剩的几个铜币和小银币,放进了广场中央的募捐箱里,资助这个全心全意奉献上帝而身无分文的学子,资助他去遥远的帝都帕里斯求学……

……

……

满载而归的周宁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中,将自己为数不算太多的物品整理到一个包裹中。

这个包裹也是教廷配发的专用包裹,质量和做工堪比法兰西帝国军方后勤部的好东西,也是老汤姆的赠予之一。

包裹设计合理,背在身上很舒服,里面还有很多的夹层。

收拾完毕,周宁将包裹上的一个绳头一拉,将包裹收紧,背在身上,走到柜子前,打开一个小抽屉。

抽屉里用黄牧草铺了厚厚的一层,牧草上放着一团黑漆漆的东西。

当周宁熟练地将这团黑乎乎的物体抱起来的时候,这个不明物体才表明了他的身份——这是一条狗,一条黑色的小狗崽子。

小黑狗本来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之中,并不由自主地将自己团成了巴掌大小的一团。此时他被周宁吵醒,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自己的主人。

这条小黑狗是周宁在三年前捡到的。

大概就是在周宁来到小镇上的一个月后。

可以说,小黑狗是周宁在这个小镇上的第一个朋友,因此周宁还给他去了一个亲切而且贴切的名字——小黑。

只是周宁当初从路边捡到小黑的时候,动机却是有些不纯洁的。

古老的东方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但家教甚严的周宁自然无此口福。

因此在第一次见到小黑时,周宁都记不清自己是流了多少口水。只是看小黑现在还好好地躺在自己怀里,就知道周宁的龌龊想法并没有能成为现实。

周宁最初的想法是把这个拳头大的小狗养肥了再说,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养了三年,这条狗还是只有这么一点点大——说是一点都没有长也不是不可能。

究其原因,可能跟周宁的“养殖方法”有关了。

三年前的周宁还是一个孩子,而之前自然也没有养过任何的活物,于是,他居然就不知道——养活一个生物是要给他喂食的!

后来周宁通过各种耳濡目染了解到这一点之后——如果按照正常的套路来说这条可怜的小狗已经饿死了——可是这条小狗还是活得好好的。

周宁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感觉到有些奇怪。

之后,让他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无论他喂小黑什么东西,小黑都是不屑一顾地扭过头去——它甚至连水都不喝。小黑唯一的爱好好像就是睡觉,如果没有人打扰的话,它似乎可以永远都处在睡眠当中。

三年以来,在某些深沉的夜晚,乐天顽劣的周宁,心里也会产生许多负面的情绪。

他往往会坐在院子里,看着远方的天空,眸子里闪烁着淡淡的忧思。这个时候,他就会把小黑叫起来,跟他说说话,打发掉漫长而无趣的黑夜。

想到这里,周宁脸上浮现出祥和的微笑。这笑意,就和老汤姆看着周宁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作为我养的狗,你居然一直都长不大也长不胖,真是丢我的人啊!”

周宁笑骂了一声,背好包裹,将小黑塞进怀里,走出了自己居住了三年的小木屋。

回望了一眼这栋古拙沧桑的小木屋,周宁笑了笑,走出了教堂,来到小镇中心的大街上。

在小镇居民的夹道相送之下,他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亭林镇,开始了他在西方大陆上真正的史诗历程。

而在背后的人群里,老汤姆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偷偷地抹去了眼角的两颗老泪。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