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军事 >秦崩 > 第11章 斩尽杀绝

第11章 斩尽杀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匈奴太子的最终表态让负隅顽抗的暴民放下了武器,等候已久的秦军一拥而上把于大帐团团围住。

“不许杀人!”齐孟站在废墟顶部高声喊叫,一边走下废墟,鲁安国押送韩太子紧跟其后。

武装到牙齿的秦军纷纷用诧异的眼神望着他们的主帅,齐孟不得不重复一句。

“擅动者,斩!驻守韩王宫!”

两千甲士已经将将新郑暴民逼到了绝境,屠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何况秦军无数同袍丧命暴民手中,即便是秦军都是毫无思想的杀人机器,也会有忿恨,有怨言。

所幸,齐孟在军中的号召力压倒了这股忿恨不满的情绪,走在最前排的杀人机器扬起长戟准备刺向废墟前面的仇敌时,听到主帅下令撤退,犹豫片刻终于转身朝韩王宫方向退去了。

“谢韩将军不杀之恩,”韩平绷紧的神情终于松懈下来,言语之间充满感激之意。

“大军入城,大将军命令全军秋毫无犯,若不是你半路杀出,也不会死这么多人。”鲁安国怒气冲天,瞪住韩平,神情怨恨。齐孟微微一笑,转身对韩太子道。

“大军先在城中休整两天,待恢复元气,再商议伐齐之事,可否?”

“新郑已在将军控制之下,将军想要做什么便做什么,何须多问!”

“哈哈哈哈,谢太子周全,来人,快给太子松绑,今晚住在韩王宫。”齐孟站在废墟顶部张大嘴巴笑得很开心。

从城门走到王宫不过约莫走了一个小时,还是骑着马,倒不是因为路途遥远,是因为路太烂了,很多地方马儿根本无法下脚,不止是路烂,房子也很烂,一路走来齐孟看到的不是茅草房就是破了的茅草房,后者显然也不是抛石机砸坏的。黔首聚居的位置远在抛石机射程之外,秦军这次攻城基本上没对城内建筑造成什么损坏。

一群已经饿得皮包骨半人半鬼的黔首用破抹布遮住羞处,全身****抬起空洞的眼睛仰望迎面而来的秦军,面无表情,满街飞跑的小孩更是连块遮羞的麻布都没有表示裸奔无压力,齐孟瞅韩太子一眼表情冷漠。韩太子脸上露出云淡风轻的微笑,显然眼前小孩裸奔大人裸奔的场景已经司空见惯或者说见怪不怪了。

“将军不必自责,秦军攻打新郑之前,敝国黔首就是这样了。”韩太子骑坐一匹肥马,马屁股很大很圆扭来扭去。

“我没有惭愧啊。”齐孟强压住怒火,有一拳打死韩平的冲动。

“子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唯仕而能(孟子说,无房无车无老婆却有梦想的单身男人,就是男神)”韩太子摇头晃脑,宛若世外高人。齐孟开始思考,为什么韩平这样一个混蛋还会有人拼死为他卖命。莫非真如《1984》中描写的那样,韩王不断发动战争让黔首一贫如洗,然后再对黔首略施小恩小惠黔首就对他感恩戴德?真******混蛋。

这时候,齐孟身后追上来一个讨饭的小女孩,不顾侍卫呵斥,跑到大军前面伸出一双黑乎乎小手向秦军乞讨,前锋护卫正欲扬剑,鲁安国大声喝止,勒住马鞍,从铠甲间掏出肉干递给女孩,女孩得了肉干也不道谢一声,飞也似地逃走了。

“真是惭愧,敝国多刁民,将军不必向他们施舍,子曰,好逸恶劳者,殆已(孔子说,好吃懒做的都是混蛋人渣)”。太子韩平脸色红晕,红到了脖子根,显然这位讨肉女孩在韩非子面前给他丢了脸。

“这些黔首,懒惰,贪婪,不知廉耻,真是可恶,可恨,可怜!子曰·······”

“曰你妈的蛋啊!”

“韩将军,你怎可以骂人?”

“你大爷的,全城百姓条裤子都穿不上起了,你******还在这里子曰子曰,曰你妹啊!!!”

齐孟突然咆哮,韩平子曰声戛然而止,一脸幽怨凝望齐孟,满腹怨气责怪韩非子有伤斯文。

齐孟不忍再看下去,说话之间已经到了韩王宫。

和秦国王宫相比,新郑韩王宫明显高端大气上档次,齐孟发现韩王宫宫墙都用大理石垫底,青砖堆砌,上面涂一层红漆,整体给人的感觉很像后代的故宫紫禁城,雍容华贵之感油然而生。颇令人感觉诧异的是,宫墙每隔不远就有一头豹子镇守,石头做的。韩国先人以豹为图腾,王宫内外到处都能看到豹子的身影,宫墙外是石豹子,大殿上有木头豹子,宫门上蹲守一只神情忧伤的花豹,就连公主内衣背后纹绣的图案也是一只母豹子。

这天晚上新郑王宫灯火通明,比往日热闹许多,两千多名秦军在宫外守卫,齐孟身旁只带有几名贴身侍卫,当然在进宫之前鲁安国率人已经将公里宫外收拾干净,处死几个死命效忠韩安王准备刺杀秦军主帅的老太监,宫中剩下的还有:没来得及逃跑的公主妃子,吓得尿裤子的文官,老到跑不动的太监,还有酱油君甲乙丙丁。

从古至今,我华夏族追求的都是民以食为天,在韩国新郑也不例外,进宫时天色已经不早,韩太子开始忙着为杀父仇人们张罗晚饭了。

“韩将军请看,眼前这座是甘露宫,先王经常在此宴会诸侯,哦,当然还有周天子派来的使者。”韩太子充当起齐孟使者,兴致盎然的给杀父仇人介绍父亲进餐的场所。

韩平说罢,齐孟扬起抬头,随便看了一眼,眼前这座宫殿确实宏伟,比齐孟见过的所有大学食堂都要大,可见韩安王对饮食追求还是挺高的,不过齐孟现在根本没心情吃饭,他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步入大殿,韩安王的王位就位于大殿正上方,齐孟不敢造次,力邀韩太子入座。韩太子满脸殷勤道:“韩某略备薄酒,请将军一饮。”

这时候齐孟才想起自己已经半年没喝酒了,妈蛋坑爹的穿越啊。

“谢太子美意,韩非子还有一事相求。”晚餐是丰富的,尽管韩太子一直强调水酒微薄不成敬意。

“先喝酒再说,有什么事情晚些再说,子曰:民以食为天。”

齐孟很想一拳打死韩平,这时候宫女已经开始上菜了,烛火映照,齐孟眯缝眼睛挨个清点案几上的菜肴,有:油炸山蝎,德州排骨,原壳扒鲍鱼,九转大肠,糖醋黄河鲤鱼,干烧岩鲤,干烧桂鱼,鱼香肉丝,怪味鸡,麻婆豆腐,毛肚火锅,干煸牛肉丝,灯影牛肉,夫妻肺片,龙抄手,赖汤圆,龙虎斗,沙河粉,清炖狮子头,扒烧整猪头,三套鸭,三丁包子,蟹黄汤包,半月陈江,方腊鱼,水煮鲍鱼,火烧熊掌,宫保鸡丁,佛跳墙,西湖醋鱼,无为熏鸭,云雾肉,符离集烧鸡,天目湖砂锅鱼头,无锡肉骨头,湖州千张包子共计三十三道美味佳肴······还有很多就连齐孟这样的资深食客都叫不上命来的山珍海味!

宫内食材多到令人发指,可见围城半年,韩安王和他的儿女们生活还是很不错的,尽管城中每天都有人饿死。

“立即将宫中医官都给我叫来!!!”齐孟拍案而起,宝剑重重砍在一盘清炖狮子头上。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