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军事 >秦崩 > 第1章 史前巨鳄

第1章 史前巨鳄

没有了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齐孟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中年男人夹着半截烟,盯着旁边软妹看。软妹和闺蜜泼水,黑色无袖T恤紧贴着胸背,惹火的身材让男人血脉贲张。

齐孟注意力没在软妹身上,他盯着燃烧的烟卷,皱紧眉头。

“喂,他怎么可以抽烟?”

齐孟和同伴并不认识,彼此连名字都叫不上,所以只能称之为喂。

“防水的,”

“有防水香烟?”

同伴目光落在少妇身上,不再搭理齐孟。

上皮阀前,同伴穿着职业装,戴金丝眼镜,头发一丝不苟。齐孟套着件切格瓦拉黑色T恤,戴着某宝淘来的劣质黑款,头发蓬松,胡子拉碴。

对比之下,高下立现,一个是成功商务男,一个是苦逼文艺男。

这样两个人竟然坐在了一起。

漂流规定是两人一组,两人分坐皮筏两端以保持平衡,不至倾覆。组合是随机分配,当然也可以提前找好同伴,前提是你有。

景区工作人员不耐烦的催促他赶紧上皮筏,后面还有人排队呢。

齐孟左顾右盼,发现商务男不也是茕茕孓立,周围已经没人可选,于是商务男很不情愿的和齐孟坐上了同一条皮筏。

两人都不说话,直到商务男开始吐槽。

虎溪峡长约五公里,据说是华南地区最长漂流。从山顶到山麓,水道被六道铁闸门截断,漂流分段进行,以缓冲皮筏下降势能。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不过景区为拖延漂流时间,让游客不觉得太坑。

毕竟是四百多大洋一张的门票!

商务男瞟了眼手腕,发现手表分针只转了两格。

“我靠。二十分钟就要四百八,艹!”

“龟儿子的,中午吃的啥J?B玩意儿,鸡翅里还有血丝!”

齐孟心底冷笑:这特么不是少见多怪?老子在景区吃过夹生饭呢!

“咱吃的那不是本地特产,传说中白切鸡么?”

“你做什么的?”商务男瞟齐孟一眼。

“广告宣传,“

“哪方面的?”

“宣传解决男性问题那块的。”

“哦,”

商务男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一下齐孟。

齐孟倒没有撒谎。

昨天面试一转门为男科医院宣传的广告公司,人事部的老娘们面露蒙娜丽莎微笑递给齐孟张试卷。

试题是著名的明尼达多项人格测试。

笔试结束,解决男性问题的家伙们说齐孟有抑郁倾向,不予录用,齐孟爆了句粗口,摔门而去。

“你到底是招男性问题医生还是心理医生?”

这时候,手机响起,朋友打电话说有免费漂流,问齐孟明天去不去,齐孟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思绪回到现实,商务男和少妇聊得火热,少妇三十岁光景,皮肤白皙,身材保养的很好,曲线尽显,不停朝商务男抛眉弄眼。

齐孟没有心情勾搭妹纸,仰望天空,天空湛蓝,晴空万里,

商务男在聊一部电影,槽点满满,齐孟没听清,忽然,皮筏像出膛的子弹,翻滚着离开水面。

水雾在阳光照射下闪现出诡异光泽。水流从耳边掠过,发出恐怖的呼啸声。

天地苍茫,斗转星移。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归于平静。

齐孟缓缓睁开眼。

商务男消失了!

少妇也消失了!

“稀毛!”

“美女!”

齐孟不知道商务男名字,叫他稀毛比较贴切。

然而稀毛和美女没有回应。

四周没有一只皮阀,只有齐孟孤零零的站在皮阀上。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水道变成水潭,深不可测。

齐孟怀疑自己错过了什么,景区保留项目?

举目四望才发现悬挂在山腰,写着“亚洲第一漂流峡谷,你买的不是房,是海景别墅”的狗血广告消失不见!

下意识的摸向脑袋。

安全帽不见了!

救生衣也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块“凉席”,准确来说,是柳条编织的铠甲。齐孟倒吸一口凉气:

一名古代士兵的形象浮现在水中。

发髻,粗布绑腿,柳条藤甲,弓弩,短剑,箭壶。

切格瓦拉T恤,黑框眼镜,救生衣安全帽全都消失不见!

甚至连齐孟原来的面貌也发生了改变!

倒影中的面孔很陌生,脸庞英俊,神情冷酷。

“你是谁!“

”你是谁!“

四周回荡着齐孟绝望的哀嚎。

穿越了!

没想到一向被齐孟所鄙视的狗血穿越故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仅从铠甲弓弩这些物件来看,齐孟不能判断自己眼下所处的确切年代。

发髻能证明是在宋代以前,明人披发散形,很少将头发打结。藤甲一直装备清代,短剑,如果是铁制的,估摸是西汉以后,如果是铜制,那就无从说起了。

我是谁?我在哪里?

四顾茫然。

目光落在一颗挺拔的乌桕树上。

据齐孟所知,这种高大乔木只生长在长江流域。

水潭旁边是平坦的地形,一望无垠。

齐孟初步判断这是在南方,而且应该是在洞庭湖平原或者江浙平原。

就在这时,远处水面升起一串水泡,水泡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齐孟很难相信这是什么自然现象。

水底有东西!

齐孟倒吸了凉气,直觉告诉他,危险正在逼近。

此时距离岸边至少还有十几米远,从筏子上跳到岸上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奥运会冠军也不可能在没有助跑没有支撑力的情况下跳过这个距离。

皮筏剧烈摇晃了一下,齐孟差点摔倒。

水底是什么?

齐孟瞪大眼睛注视水面,忽然,一条五六米长的“青蛇”浮出水面。

“蛇!”

齐孟吓得大叫起来。在水潭中遭遇蟒蛇,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然而蟒蛇并未攻击齐孟,仔细看时,原来是一条藤蔓。

“我靠!“

沿着岸边看,一条藤蔓从山腰树上延伸下来,一头落入水中!

齐孟俯下身子,抓住藤蔓,抓住这根救命稻草,齐孟才能活命。

哗啦一声巨响,水花四溅,怪物终于浮出了水面,;露出自己庐山真面目。

“鳄?????鳄鱼。”

巨鳄!

足足有七八米长的巨鳄!

瞳孔放射着冰冷的光泽!

齐孟双腿颤抖,眩晕笼罩头顶。

鳄鱼上岸行动笨拙,在水中却如蛟龙般敏捷。

无路可逃。

巨鳄闭上眼睛,围着皮筏缓缓打转,尾巴撩拨着皮筏,传来刺耳的刮喇声,大概是在挠痒痒。

只有哺乳动物才会在吃掉猎物前好好玩弄一番,比如猫。

莫非这条鳄鱼进化了?

长毛少妇是不是都被鳄鱼吃掉了?

如果人被鳄鱼吃掉了,保险公司会不会理赔?

此时此刻,齐孟关心的竟是这些奇葩问题。

想起深爱自己的父母,想起相濡以沫陪伴自己的女友。

内心一个声音渐渐清晰。

我不能死!

我不能死!

眩晕感瞬间消失。

趁着鳄鱼还在围着皮筏做规则圆周运动,齐孟猛地抓住藤蔓,奋力朝岸边拉去。

巨鳄沉迷猫捉老鼠的游戏中,玩得不亦乐乎,没注意到猎物已经跑了。

“放过小爷这次,小爷打今儿起再不穿鳄鱼皮鞋了。”

齐孟在心底祷告,说到底,人需要一点信仰。

皮阀在齐孟的拉动下,缓缓朝岸边漂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巨鳄觉察到水面异动,缓缓睁开眼睛。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没有了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