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魔法 >豪门弃女被厉爷跪地,轻吻裙摆 > 第三百十章 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第三百十章 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b>inf</b></div> “嗯,爷爷这段时间,你就卧病在床就行。”

面对爷爷的询问,他并未给出具体的回答,只是交代两句。

爷爷现在年级大了,不适合在参与其中。

现在是养老的阶段,不宜劳心劳力。

眼见小孙子不愿意说,他并未强求。

“若是用的到爷爷的地方,尽管开口。”

先前自己给孙子惹了许多麻烦,还将许言清这颗定时炸弹带回来。

“我会的。”

挂断电话,他望向空寂了许久的房间。

小烟许久未回来了……

一心扑在实验室的池烟,并未接收到任何关于厉擎枭的思念。

眼看着小白鼠闹腾的动静较上次,动作小了许多。

喜不自胜的记录着仪器上的各组数据。

方向是对的,数值也比之前稳定了许多。

“师父,好消息……”

终于有了进展的她,急忙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师父。

“何时回来?累了,休息会儿吧。”

任老替小烟开心的同时,也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

总是这么在实验室熬着,也不是办法。

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为了个臭小子,整天这么熬着,他心疼……

“不急,我还想一鼓作气,现在精神的很,不能浪费了这股子心气儿。”

“行吧,但你可不许硬撑。”

孩子嘛,总是被惯着的,他也不例外。

只好随着她。

“若是让我知晓,管他厉擎枭重不重要,就算是绑,我也把你绑在家里,知道调养到我满意为止,才允许出去。”

望着师父条条长长的语录,她笑着回了一个“好”。

放下手机,开始新一轮的大业。

“任老,小烟怎么说?还不回来吗?”

陆渐离没少往厉家跑,给厉擎枭添堵这事,他是认真的。

可总是不见小烟,他倒是有些想念了。

知道她在忙正事,可是还是想见见。

“不回来,估计现在又开始了,这种时候,她是不看手机的。”

说着拿起研钵,挑拣着药材。

“你若是闲的话,帮我一起,给小烟弄些滋补身体的药丸。”

为着小烟,他自是乐意的。

可左右都不曾见到厉擎枭,难道他也同小烟一样,埋头搞事情?

“厉擎枭呢?”

任老顺着他的话,抬头示意了一番二楼的位置。

“房间里,估计在想公司的事情。”

自从小烟自己把自己关在实验室之后,楼上这家伙也是行踪不定之人。

时不时半夜才回来。

一天忙到晚,几乎看不见半点人影。

陆渐离抬头凝视楼上房间几秒,收回视线,认真捡着药材。

还在房间当中的厉擎枭,听见楼下的动静。

知道陆渐离来了,任老那边,总是有人陪的。

他放心不少。

倒是现在找到厉君乾要紧。

池婉婉这个疯狗,居然真的将人囚禁起来。

虽说厉君乾也是活该,可是他一天不将人弄进去,都是阻碍。

先前有爷爷在,可现在爷爷已经卧病在床。

好办多了。

“秦邵,地址查的如何了。”

“还剩最后三处地址。”

实在是厉君乾的私宅太多,他查起来,花费了一番功夫。

被称为疯女人的池婉婉,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手机的当中,男人只一条底裤,不断在床上扭动的模样,看的甚是心悦至极。

“池总,这是咱们的公关预案,请您过目。”

对于一觉醒来,老板换了这件事,袁主任表示,他现在的接受能力,在进公司的时候。

已经得到了大幅度的锻炼。

基本已经达到了目空一切的程度。

“关于厉总一事,公司可有其他闲言碎语传出。”

果断的签字,将文件甩到桌上,冷眼审视着面前带着啤酒肚的男人。

“池总,我们只是打工人,并没有任何立场,来谈论公司上层的决定。”

他恭恭敬敬的拿起批准通过的文件,言语之上,表明自己的立场。

至于其他人的言论,他管束不了。

“很好,袁主任,老油条了,好好干。”

出了办公室,袁主任后脊一凉,蹭蹭的冒冷汗。

先前不是没听说过池婉婉的“光辉”事迹,可她自从回国之后,整个人都变样了。

方才那眼神,饶是他多年打工人经验,也如芒在背的忐忑不安。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是池婉婉来接替的厉君乾……

胡梦看着组长发来的消息,两眼一翻,真当她很闲吗?

“秦邵,你说说,为何厉大少爷无缘无故的开除我,就因为我对莫若云不尊重?”

秦邵一手在手机上疯狂点点头,一边回答着胡梦的问题。

“公司不去也好,反正厉君乾这人,这几日都不得安生,你还是另外找工作吧。”

该死的池婉婉,到底把厉君乾藏到哪里去了!

“是公司出了问题?”

“差不多吧,就一个空壳而已,这几天这人死活找不到,也不知道……”

下意识嘴上没把门,意识到的时候,他急忙闭嘴。

都怪他太专注搜索厉君乾的位置了。

“你方才说什么?”

抬头之时,方见胡梦摘下耳机,他这才安心不少。

“没什么,我说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没听见就好。

他现在的嘴巴在胡梦面前,越来越不牢靠了。

不行,下次过来的时候,绝对不能忙工作。

许言清只要一想到齐慎的任务,头大的不得了。

上次好歹有周奇等人在,让她蒙混过去。

可这次厉擎枭和池烟都不在家,让她如何上门。

硬上,没被拿大棒子赶出来,就不错了。

嘭!

嘭嘭!!

就在她思考如何接近任老的时候,房门突然传来剧烈的拍打声。

没敢贸然开门,猫眼之中,一个破烂衣衫、头发凌乱看不清面容的人站在门口。

“滚,没钱。”

什么乞丐都能上门了,当她是那种心软的人?

“许言清,是我。”

女人露出面容,她才看清楚,对方到底是谁。

只是不理解,对方为何现在会搞成这幅模样。

“厉君乾抛弃,转头发现池婉婉的好了?”

她盯着被女人擦黑的帕子,心中不停嫌弃。

这帕子不能再要了!

inf。inf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