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 第1531章 自作聪明

第1531章 自作聪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曲涧磊翻遍了收藏,找出一块品相较好的胭脂玉。

他将其轻松打造成一个盘子,盘子的直径六寸四分——这是听了易何的建议。

然后他在盘子上刻划了太极八卦图,又在背面雕刻了九宫龟甲图形。

等打磨光滑之后,他小心地问,“这些够了吗?”

“能想到的,咱们都已经想到了,”易何回答道,“占算主要求一个心境,问心无愧就好。”

曲涧磊有点好奇,“怎么感觉前辈有点兴奋?”

“那是自然,”易何回答道,“你我曾经合作成功祈雨阵,我也期待这一次的成功。”

还是不要提早立这种fg吧,曲涧磊摇摇头,“那么,先卜算点小事?”

“可,”易何回答得很干脆,“但是也不能是太小的事,根本看不出是否占算成功。”

曲涧磊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比如说要占卜圆圆近期有没有外财,那不是闹呢?

圆圆九成九没可能有外财,那到底这占卜成功了没有?

他已经想好了,占算就算克莱尔,不光是她的修为低,关键是沾染的因果也少。

无非是垃圾星里的一条卑微生命,因缘际会走到了眼下这一步。

关键是她最大的贵人算是自己,不像圆圆,还牵扯到了景月馨这天之骄子。

不过占算之前,他还是通知了克莱尔,这种事对方最好知情,省得遭遇无妄之灾。

而且她不排斥被占卜,效果会更好。

克莱尔当然无所谓,她甚至很期待,“老大你算一算,我什么时候能进阶至高?”

这就是问前程了,曲涧磊点点头,觉得这个目标不算大,也不算小。

一切准备好之后,他收拾心情,准备洗手焚香开始占卜。

但是洗手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点心神不宁,于是问易何,这是怎么回事。

易何对此并不意外,“天乩占算可能对自身造成损伤,心神不定不过是冥冥中的感应。”

“你平心静气即可,实在没把握,先找人尝试一下。”

对他来说,没把握而且可能有危险的行为,让手下人去试探一下,实属正常。

但是曲涧磊还真不习惯这样,哪怕平常时候,他并不喜欢冒险。

无论如何,他身为老大,面对凶险应该做的是“跟我上”,而不是“给我冲”。

不过他也不想标榜自己,只是表示,“别人都对运字道碑无感,还是我来吧。”

“这个倒也是,”易何同意他的说法,“欺天也会有因果,还可能是无用功。”

曲涧磊想平心静气,但是调整了半天,终究还是有点心神不定。

“对了易何前辈,你手上有清心诀的吧?”

“我的是大路货,九转凝神术,”易何回答道,然后很好奇地发问,“你没有吗?”

曲涧磊笑一笑,“元婴能使用的清心诀,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吧?”

“你想学,那就给你吧,”焦炭晃晃悠悠地飞了出去。

易何也不认为九转凝神术很差,说大路货不过是谦虚罢了。

效果真的不佳的话,在少女星域那种恶劣环境里,他的魂体怎么可能存活得下来?

不过要说有多辛密,那也谈不上,左右不过是一门辅助的术法,传出去无妨。

只是这门术法没有现成的记录,他得现场制作一份。

不多时,他带着一块黑曜石进来了,“你试着练一练。”

曲涧磊并不认为术法有什么后门,对方想要害自己,还真没必要这么做。

但饶是如此,谨慎心还是让他仔细推算了两天,认为确实不存在明显的漏洞。

然后他又用了五天时间,将九转凝神术修炼入门。

这种术法,只需要入门就够了,想要熟练的话,使出水磨工夫慢慢来就是了。

然后他运起凝神术,再次洗手焚香,不过那种心神不定的感觉…再次出现了。

这次有凝神术帮忙压制,感觉没有上次那么差,但是依旧存在不适。

不过,这也许是天乩占算该有的感觉?

他选了三枚贝壳入手,两枚裂纹很大的,一枚裂纹较小的,默默运起灵气。

他的眼皮微垂,等到那种玄奥的感觉出现,抬手将三枚贝壳丢进了胭脂玉盘中。

贝壳出手的一瞬间,猛然间,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虽然不算强,但是无法抵挡。

那是一种无处不在的危机,渗透向他的全身,以至于有点毛骨悚然。

如果他早有准备的话,此刻最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抬手摄回那三枚贝壳。

但非常遗憾的是,在他的应对预案中,根本就没有这个选项!

开什么玩笑,天乩占算是多么神圣的事情,怎么能有任何不敬的心思?

而且中断占算过程,也不是一般人轻易做得到的,不但因果可能更大,更会面临反噬。

三声轻响几乎是同时发出的,同一时刻,曲涧磊的身子微微一震。

清脆响声余音袅袅之际,他的嘴巴一张,喷出一口鲜血。

就在那一刻,他脑中灵光一闪,彻底反应了过来,“糟糕,这是世界反噬!”

“世界…反噬?”易何愣了一愣,也反应了过来,“不该洗手焚香的!”

黑影一闪,焦炭迅疾地蹿了出去,真是要多快有多快,比夕照的速度都不遑多让。

只留下一句话,“我去轻纱星了啊。”

真的是羞刀难入鞘,易何自命真君,虽不能说算无遗策,但也很以自己的认知为傲。

老大在占卜之前的准备工作,不能说不充分了,他也给出了不少建议,还拿出了功法。

但是偏偏的,有一个细节他没有注意到。

搁在修仙界,占卜前洗手焚香很正常,水平不够,就要靠虔诚来弥补。

然而洗手就算了,焚香的意义何在?尊天地大道,敬未知存在。

可是这一方世界的天道…真的就不该敬,不焚香还好,焚香是自找麻烦!

面对这种低级错误,易何实在没脸待下去了——亏他还认为,心神不定是正常的!

正好他一直想去轻纱星看看,他对那里的异空间壁垒很感兴趣,早就打算仔细探索一番。

此前他参与了帮夕照报仇,完成了承诺,这次就轮到尺子陪着他浪迹太空了。

紧接着,夕照的笑声传来,“天道反噬…哈哈,这下平衡多了!”

按说它不该这么幸灾乐祸,但不管是谁,发了九次天道誓言引发反噬,大约也是这心情。

曲涧磊一抬手,将喷出的精血摄回,融入掌心,脸色微微一黑,“小肚鸡肠!”

然后他仔细内察一下身体,感觉…还好吧。

内伤是有的,精神也有点恍惚,不过大致来说总体可控。

当然,到了他这样的修为,等闲不可能受伤,但是一旦受伤,轻伤也得休养一段时间。

曲涧磊估摸着,就算这样的轻微伤,想要彻底恢复,起码也得个月。

就这还是他只错了一道手续,不该焚香,其他都正确,而且焚香本身的行为是敬天道。

也多亏选择了推算克莱尔,而且只是简单地问前程。

如果他推算一下夕照或者达芬奇,那后果,他自己都不敢想。

由此可见,占算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小心谨慎,要不然…后果太严重了。

克莱尔做为被占卜的对象,也待在密室里。

看到老大喷血易何遁走,他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连话都不会说了,“老大,亻…”

话说到一半,她抬手捂住了嘴巴,生恐惊扰了老大的状态。

曲涧磊抬眼看她一眼,然后神识一扫,微微颔首,“你没事就好。”

克莱尔身子一闪,也直接蹿了出去,“糟糕,老大遇到反噬啦!”

刚才她是怕惊扰了老大,但是现在老大能说话了,显然就不是很要紧了。

“至于吗?”曲涧磊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丢人败兴的。

事实证明,真的至于,下一刻,几道人影闪了进来,景月馨、朵甘、本特利…

贾水清来得稍微晚一点,手里还攥着符笔,显然没来得及放下。

好在达芬奇在硬杠聚灵阵,否则四个至高之上就都到场了。

看到大家的眼神,他无奈地摆一摆手,“没事,我都说了,占卜存在一定风险。”

然而没用,好多道神识在他身上扫来扫去,想要查看他的状态。

“没完了…”曲涧磊的脸又是一黑,“都说不要紧了,我也有隐私的。”

“你们都学一学老本,他就不用神识扫我,才多大点事!”

本特利的表情原本就有点怪异,闻言就更怪异了。

“老大,我是见惯了,当初你做实验的时候,我还撞过房顶呢。”

这是“你也有这一天”的意思吗?曲涧磊看他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你这也算是信得过我!”

诸多神识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家都能感应到,老大的问题不大。

至于说有点轻伤,实在太正常了,都是整天出生入死的人,挂点小彩算多大事?

景月馨第一个转移了注意力,她看向桌上的玉盘和贝壳,若有所思地发问。

“那么,这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三枚贝壳中有两枚裂纹最大的,随着她发问,其中一枚缓缓裂开,化作了五六瓣。

“啧,”曲涧磊咂巴一下嘴巴,颓然发话,“看来不用我回答了。”

(三更到,双倍最后三个小时,大声求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