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魔法 >清穿之小仙女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村里的村民在族老的指挥下,将病情严重的人集中到祠堂, 方便孙大夫救治。

病重的大多是老弱妇孺, 村里的成年男子倒是好一些, 在孙大夫没说时, 甚至没将身体那点轻微不适当回事。

看着在屋里屋外忙碌的众人,言晏晏干脆起身往外走。

四阿哥随后带着苏培盛跟上。

村中央的地方有一口深井, 村民们平日大都是去那取水。

言晏晏过来时,御医身边放着一桶水,他已经用银针和药粉检查过, 如今正拿着水瓢尝了一口。

“这水应该没问题。”看到他们过来, 御医放下水瓢。

言晏晏走到井边往下望去,一阵凉意扑面而来, 除了水气外, 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

“大夫, 你快去救救我家孩子!”

正在这时,一个男人跑过来,摔倒在御医面前。

御医伸手将双眼发红的男人扶起来,顾不得多问, 赶紧让他在前头带路。

一行人到达祠堂,发现病人都被安置左右的房间内。

男人的儿子在右边的房间,是个约莫五六岁的男孩,此刻躺在床上面色发黄,陷入昏迷状态。

“孙大夫怎么说。”御医把脉后,问男人。

男人语速有些快的道:“孙大夫说不能耽搁, 去旁边开方子去了。”

本就是大热天,病人都集中在一个房间,偏偏门窗还紧闭着,看得言晏晏直皱眉:“把门窗打开通风。”

“病人不能吹风。”屋里陪在病人身边的村民道。

“人本就病了,再闷着只会更严重。”御医开口后,才有人赶紧将门窗全部打开。

看着那呼吸微弱的小孩,言晏晏正准备拿蟠桃出来,就见孙大夫端着一碗药进来。

御医起身,凑到碗边闻过后,露出不赞同的表情:“附子、黄芩……这些药怎么能放在一起?”

“不对,还有一味药是什么?”不等他回答,指尖在碗里一沾送进口中的御医发现,其中好像还有一种自己不知道的药。

“是老夫在山里发现的一味草药,对此症有奇效。”孙大夫说着,已经坐在床边。

看到药来了,之前那男人赶紧将儿子扶起来。

“不行,你这太胡来!”方子里包含许多相生相克的药材就罢了,还敢随便用自己发现的草药,御医觉得他胆子太大。

孙大夫也来不及详细解释,只道:“这汤药老夫方才亲自尝过。”

听说他尝过药,本来因御医的话有些纠结的男人道:“孙大夫,我相信你。”

说完,男人从他手中接过药,捏开儿子的嘴灌进去,一边呢喃:“来,把药喝完我们就好了,没事的,肯定没事。”

药效没有那么快,喝完以后那孩子也没什么反应,一刻钟后,孙大夫摸上孩子的脉,表情舒缓不少:“两个时辰后再喂一次药。”

旁边的御医在他收回手后,也把上那孩子的脉,随即露出惊讶的表情:“脉象稳定了!”

此症并无先例,这么短的时间内,御医都有些无从下手,他却能拿出有用的方子,实在让人佩服。

“您莫不是妙应真人的传人?”御医态度都恭敬起来。

孙大夫摆手道:“传人不敢当,有些渊源而已。”

妙应真人?

看她露出不解的表情,四阿哥低声道:“唐代名医,药王孙思邈。”

这样一说,言晏晏就明白过来:“那现在是找到解决瘟疫的药了?”

“此药只能保证病情不再恶化,具体治病的方子,还得再斟酌一二。”孙大夫道。

话虽这么说,但看他的表情,显然已经有些头绪。

本来以为瘟疫之事很难解决,没想到他医术竟然如此高明。

四阿哥自得知瘟疫后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不由看向身旁的人,觉得这一切都得感谢她,若非她救下孙大夫,后果还不知如何。

“那你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言晏晏问。

有之前石侍卫送的一大车草药,其他的倒是不缺,不过——

“老夫觉得,这味草药或许是治瘟疫的关键,可这药乃是老夫在一座无名山上发现的,这……”孙大夫从怀里掏出一株炮制好的草药。

在言晏晏看来,那草药长得跟路边的野草没什么区别。

御医倒是接过来仔细观察了一会,遗憾地摇头表示自己没见过。

屋里的村民听说是救命的草药,也凑上来,却看不出个所以然。

“一定需要这味药?”四阿哥问。

孙大夫道:“若有此药,三天内老夫就能出对症的方子,否则的话,时间可能难以保证。”

已经昏迷的孩子是最先生病的人之一,由此可见,此病发作到后期是能致人死亡的,时间一拖,可能就是几条或几十条命。

可一味不常见的药,找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苏培盛去拿纸笔来。”四阿哥吩咐完,看向孙大夫,“麻烦你详细说明此药的外观,我派人去找。”

时间紧急,不等苏培盛应声,言晏晏先一步从空间里拿出纸笔来。

屋内的人瞧了眼她的衣袖,在这种时候,倒也没多余心思去深想。

孙大夫接过纸笔,不但详细写明自己当初发现此药的环境,还画出一副栩栩如生的小图。

拿起纸看了看,四阿哥递给苏培盛,吩咐他转交给村口的石侍卫。

“我的儿!”

“娘你怎么了!”

“你别吓我啊哥!”

苏培盛前脚刚走,屋子里突然传来几声焦急地叫喊。

“快,外面还有药!”看到又有几人发作,孙大夫一面喊一面带着人端药进来。

发作的人似乎是头特别痛,一面叫一面用力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时不时发出干呕的声音。

那几个人喝完药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看那发黄的面色与乌黑的指甲,若非胸口还有轻微的起伏,简直像死人一般。

即便有稳定病情的方子,在缺少关键药物的情况下,没有人能高兴起来。

尤其是在熬出来的药全部被喝完,那药只剩孙大夫手里的样本,众人都怕再听到有人发病的消息。

房间里太压抑,而且孙大夫也不建议他们久呆,于是一行人从屋里出来。

言晏晏想到自己的能力,问道:“这种药你可有种子?”

“有。”这样不常见的草药,孙大夫自然会留种。

本来只是顺口一问,并没抱太大希望,谁知他竟然真的留了种子,言晏晏当即眼前一亮。

“你带了吗?有多少?”她追问道。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问这个,孙大夫还是打开药箱,从里面取出一个纸包递过去。

言晏晏小心的打开纸包,发现里面的是那种又黑又小的种子。

觉得光这一小包就得有好几百颗,言晏晏放下心来,开始在周围张望。

猜到她要做什么的四阿哥指着祠堂后面的空地:“那里。”

言晏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过去,一挥手将油纸包里的种子全部撒向面前的空地。

“哎!”跟上来的孙大夫看到她的动作,心疼的喊了一声。

下一刻,落在地上的种子瞬间发芽,生长。

这如梦似幻的场景,看呆了孙大夫和祠堂外的村民。

“这些应该够用吧?”言晏晏问道。

孙大夫愣愣的点头,随即便扑进那片药地中,发现果真是那种草药后,露出惊喜的表情。

比起他的药痴,周围的村民在回过神后,纷纷朝言晏晏跪下来,嘴里还喊着“神迹”、“仙女”之类的话。

听到外面动静,祠堂里的其他村民好奇的走出来,问清楚情况后,也跟着跪下来。

情绪的好坏多少能够影响病情,否则也不会那么多人同时在今日加重病情。

言晏晏之所以不避讳,就是想给他们增加信心,因此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也没急着走。

“过几天你们就没事了,现在该做什么做什么去。”挥手让跪在地上的村民全部起身后,言晏晏带着四阿哥飞向后山。

“真的是仙女啊!”

“太好了!咱们有救了!”

看到她还会飞,村民们对她的身份更加深信不疑。

见不光有神医,连仙女都出现了,族老们觉得他们村这一次肯定会没事。

这会都已经到下午,因为瘟疫的事,午饭都没吃,任他们继续高兴了一会,一位族老道:“没听仙子的话吗?赶紧起来,都去做饭吃。”

之前没心情,现在放下心,大家都感觉饿了,赶紧回各自家里去做饭。

后山。

“姑娘,怎么样?”看到他们回来,夏竹迎上来问。

言晏晏道:“孙大夫医术高明,过几天就能研究出治病的方子。”

“太好了!”夏竹高兴的道。

“苏培盛,让御厨准备晚膳。”四阿哥吩咐道。

不等苏培盛传话,御厨自己已经出来:“不知二位主子晚上想吃什么?”

提起晚膳,言晏晏想起空间里的栗子,顺口就道:“板栗烧鸡。”

“鸡到好说,后山上就有,板栗的话……”御厨有些为难。

“我这里有。”言晏晏说完,一挥手,地上就出现一堆刺球。

看到那一堆,御厨笑着道:“那就没问题了。”

“我们去山上打些猎物来。”几个侍卫请示,得到同意后,带着弓箭上山。

米粮调料和菜之类的,言晏晏空间里准备了不少,倒用不着去管村民借。

众人都为晚膳忙碌起来,只剩下言晏晏和四阿哥无所事事。

夕阳西下,村里各处也开始飘起炊烟。

言晏晏无聊的转完整座房子后,走进厨房。

“哎呦,您怎么进来了?”御厨看到她和后面的四阿哥,手里的动作停下来。

见他不自在的模样,言晏晏笑了一下后便退出去,正好看到打猎的侍卫们回来。

才去没多久就带回那么多猎物,言晏晏不由夸了一句。

领头的侍卫不好意思的道:“山上有猎户,正好看到他从陷阱里拿出猎物,我们就直接买下来。”

“那猎户没事吧?”言晏晏问。

侍卫摇头:“我看了他的手,指甲并没有黑,也告诉他村里的事,提醒他这两天别下山。”

言晏晏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在腊梅她们的帮助下,御厨很快就做好晚膳。

饭菜上桌后,言晏晏第一筷子就伸向色泽红亮的板栗烧鸡,夹了颗板栗送进嘴里。

裹着鸡汁的板栗鲜甜软糯,比鸡肉还好吃,尝过一颗后,根本就停不下来。

看她吃得这么香,四阿哥也跟着尝了一块,觉得确实很好吃。

最终,整盘板栗烧鸡只剩下一些鸡肉,板栗全被二人解决掉。

许是中午没吃的缘故,这顿饭二人吃得特别香,吃完后,桌上的菜都没剩下多少。

天早在他们吃饭时慢慢的暗下来,此时已经全黑。

今夜无月也无星,吃完饭在外面坐了一会,言晏晏便回房间。

这座屋子除开正厅外,还有对称的六间房,她住的房间里面原本就有柜子和梳妆台,显然原本是这家女儿的闺房。

洗漱过后,言晏晏一时还不困,便坐在床边看书。

“哈……”

听到打哈欠的声音,她抬头看向桌边的秋兰:“你去休息,不用在这守着。”

白天忙着打扫屋子挺累人,秋兰这会确实困得有些睁不开眼,听到她的话,福身后退出房间。

她离开没多久,言晏晏准备将手里这页书看完就入睡,却忽然听到外面有声音。

这屋子建在山脚下,一开始言晏晏只当是什么动物,等无意间抬头看到窗户上闪过的人影时,心猛的跳了一下。

是什么人?

她捏紧着手里的书,却发现那道人影竟然又退回来,静静的立在窗后,从身高和轮廓看,分明是个男人。

若说一晃而过时,还有可能是哪个侍卫,但如现在这般,言晏晏脸色严肃起来,高声道:“什么人?”

听到声音,窗上的影子晃动一下后消失。

言晏晏下床,几步跨到窗前,猛地推开窗,就看到往山上跑的身影,当即手一挥,一道藤蔓飞快的生长,没一会就追上那人,将他绊倒。

侍卫们一半去休息,还有一半在值夜,听到动静后立刻跑过来:“姑娘,出什么事了?”

“有人方才在窗外窥探,去看看是什么人。”言晏晏指向后山。

两个人往那边跑去,剩下的人为自己的失职朝她请罪。

等到四阿哥过来时,人已经被抓到院子里。

“这不是山上的猎户吗?”屋里人全被惊动后,傍晚去山上打猎的侍卫指着那人道。

“大晚上的,你在外面鬼鬼祟祟想做什么?”一个侍卫朝他踹去。

那猎户一开始不吭声,在侍卫拔出刀后才道:“这里是苑娘的家,看到有人住,我来看看。”

“又不是你家,有什么好看的!”侍卫将刀收回鞘中。

“她是我亡妻。”

言晏晏顿时明白,自己住的可能就是这位“宛娘”的房间。

听到这话,再看他伤感的模样,不用想都知道必然有一个悲伤的故事。

“那你也不能大晚上的跑过来吓人。”想到大晚上的有人站在窗外,夏竹觉得也就是自家姑娘,换了她,怕不得吓个半死。

“抱歉。”猎户垂下脑袋。

“主子。”侍卫看向四阿哥和言晏晏,显然是在问这人要如何处置。

方才打也打了,这里又是他亡妻的家,四阿哥没说什么,直接和言晏晏一起回屋子。

如此,侍卫们警告一番后,便将人放走。

次日上午,猎户送了许多猎物过来,说是为昨晚的事赔罪。

侍卫们觉得他还算懂事,收下猎物后送到厨房。

中午,御厨便用那些猎物做午膳。

言晏晏才坐到桌上,立刻紧皱起眉:“这是用昨晚剩的猎物做的吗?怎么那么难闻?”

站在后面的秋兰她们吸了吸鼻子,发现就是饭菜的香味,并不难闻。

四阿哥同样没闻到异味,却还是让人将御厨叫过来。

听到夏竹重复言晏晏之前的话,御厨赶紧解释道:“这是今天侍卫拿过来的新鲜猎物。”

说完,他自己闻了闻,并没有发现有哪里不对。

如此,四阿哥又将侍卫叫过来。

“这些猎物是那猎户送来的,说是赔礼。”侍卫道。

待得越久,言晏晏越觉得桌上的菜难闻,等他回答完,终于忍不住捂着鼻子跑出去。

来到屋外,呼吸着新鲜空气,言晏晏这才舒坦下来。

“没事吧?”四阿哥追出来,关切的望着她。

“没事。”言晏晏摇头:“就是那味道实在太难闻,感觉我接下来几天都不想吃肉。”

“去将那猎户带下来。”确定她没事,四阿哥吩咐道。

“是!”侍卫们领命,朝山上跑去。

“我再去给您做点清淡的?”旁边的御厨搓着手问。

言晏晏摆手:“没胃口,我不吃了。”

“做个槐叶冷淘。”听到她说没胃口,四阿哥吩咐道。

后山。

侍卫们找到猎户家时,他正在屋外处理皮子,看到来人,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们是还需要猎物吗?”

“跟我们下山。”侍卫直接道。

闻言,猎户瞳孔放大,随即放下手里的东西问:“可是有什么事?”

“少废话,赶紧跟我们走。”侍卫不耐烦道。

猎户点头,却在下一瞬往屋后的林子跑去。

“追!”

侍卫没想到他会跑,反应过来后赶紧追上去。

如此一来,直到御厨的槐叶冷淘做好,他们也没下山。

言晏晏不想再进大堂,便在院子里的树下摆出桌椅,坐在那看起书来。

等到槐叶冷淘上桌,她不由扫了一眼,觉得还怪好看的。

白色的盘中,盛着碧绿如玉的冷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在这种天气,看着十分诱人。

“尝尝看。”四阿哥将其中一份推到她面前,又亲自递去筷子。

言晏晏放下书,接过筷子挑起碧绿的冷淘送进口中,只觉得满口清香。

“好吃。”言晏晏点头表示认可后,慢慢的吃起来,总算是用美食驱赶掉之前那股难闻的味道。

见她吃得好,四阿哥又将桌上的几个小菜推到她面前,这才拿起筷子。

其他人哪怕闻不到,但看言晏晏的反应,也不敢再吃肉,于是也跟着吃了顿面。

等到他们吃完午膳,侍卫们才带着人下来,看他们满头大汗的模样,显然此行并不顺利。

“这家伙一看到我们就跑,肯定是有鬼!”走进院里后,侍卫满是火气的一脚将被绑起来的人踹到地上。

言晏晏看着他们略带狼狈的模样,让秋兰去拿水来。

“多谢姑娘!”几名侍卫接过水两口就喝完,显然累的不轻。

“说,你送来的猎物有什么问题?”苏培盛上前问那猎户。

猎户不吭声,被旁边的侍卫用刀柄敲过后才摇头:“没问题,都是早上才抓的。”

“放……”抓捕他的侍卫将粗口憋回去后道:“没问题你看到我们就跑?”

“我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自然要跑。”猎户低声道。

四阿哥盯着他看了一会,朝苏培盛吩咐:“去将里面的菜拿出来让他吃完。”

“是!”苏培盛从里面端出一盘菜,蹲到他身前,“既然你说没问题,就将这些菜吃完。”

猜到这肯定是用自己送来猎物做的菜,猎户左右摆着脑袋,拒绝吃送到嘴边的肉,“我不吃,你滚开!”

乘他开口的时候,苏培盛猛的塞进去一块肉。

“呸呸呸……”猎户第一时间吐出来,随即紧闭着嘴。

“将他的嘴掰开。”苏培盛朝两边的侍卫道。

两个侍卫弯腰,一人按住他的脑袋,一人捏开他的嘴。

“唔……我说……我什么都说。”猎户恐惧的道。

苏培盛将筷子上的肉塞进他嘴里,看他狼狈的往外吐着,才道:“说吧,”

“这些猎物我发现时就是死的。”猎户吐干净嘴里的肉后道。

苏培盛一眼就看出他没说实话,也不废话,直接又夹起一块肉往作势往他面前送。

“这些猎物被我喂了毒草!”看着越来越近的肉,猎户终于喊出实话。

“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坐在树下的言晏晏问。

“谁让你们住在她家里,该死,你们都该死!”猎户的表情突然扭曲起来,“凭什么不让她嫁给我,为什么要害死她!哈哈哈哈……快了,你们马上都得去给她偿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枣枣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