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魔法 >清穿之小仙女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正如杨同知所料, 次日一早,城中不少富户带着下人围堵在衙署门口。

“我儿子又没犯事,你们凭什么抓人!”

“对, 就算你们是官府,也没有无缘无故抓人的道理!”

“就是,将我们家少爷交出来!”

“放人, 不然我们就不走了!”

被热闹吸引的百姓慢慢围过来,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

守门的官兵赶紧跑进去传消息:“大人, 外面来了许多人, 说要将后院的人带回去。”

杨同知得知门外的场景,感到十分头疼, 但又不能置之不理, 只能带着人出去。

看到他出来, 堵在门外的人暂时安静下来,带头的人互相交换一个眼神后, 由一个中年人上前行礼:“见过杨大人。”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杨同知看向他。

中年人礼数周全,但说出口的话并不客气:“大人何必明知故问。”

昨日石总兵那样将人抓过来,这些人心里多少有些气, 也不怪会如此。

杨同知没计较他的语气, 反而语重心长的道:“他们毒瘾发作时是什么模样你们肯定见过,然城中的大夫们对此也素手无策。本官也是为他们好, 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彻底戒除毒瘾,你们将人带回去, 难道想那些人永远都是这幅模样不成?”

最后一句问话有些诛心,来人你看我我看你,态度都有些松软下来。

“我看大人也是一片好心,你们何必非要把人带回去。”

“帮解毒还不收钱,多好的事。”

“就是!”

围观的百姓有不少见过毒瘾发作的人,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于是帮着说话道。

来人的态度在百姓七嘴八舌中更动摇几分,却有一人道:“可谁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解毒,我听附近的人说,衙署里总是传来凄厉的叫声,这实在让人难以放心啊!”

其他人听到这话,觉得也有道理,于是一人道:“敢问大人,为何解毒一定要留在衙署?”

能围堵在这的,都是些疼孩子的人家,杨同知怕说出原因后,他们更要带人走,于是道:“这个暂时无可奉告,但你们放心,本官保证他们肯定不会有事,等毒瘾不再犯便让人回家。”

“那大人总得给我们个时间。”最开始的中年人道。

杨同知也不确定多久才能让他们戒毒,没有立刻回答。

那中年人却自话自说道:“半个月,不论结果如何,我们都要来接人。”

“没错,半个月后我们来接人!”

其他人也点头认可这个说法,随即不待杨同知说话,都四下散去。

“哎——”

杨同知反应过来想喊他们,人已经散去。

“你是不是傻?”

石总兵得到消息过来,正听到那些人留下的话,翻身下马后拿手点着杨同知,“你能保证他们半个月内戒毒?”

同样得到消息过来的言晏晏与四阿哥下马车过来时,就看到杨同知摇头,一脸无奈的道:“下官就是出了会神,谁知他们就自话自说,反正下官可没答应。”

“没答应什么?”言晏晏好奇道。

杨同知朝她与四阿哥拱手后,不好意思的将方才的事说了一遍。

“这位是?”石总兵朝四阿哥拱手后看向言晏晏,第一反应以为她是四阿哥身边的女人,再仔细观察后又否定。

毕竟,她站的位置比四阿哥还靠前不说,身后跟着的人竟然也比四阿哥多,甚至其中还有自己侄子。

“我姓言。”言晏晏随口回了一句后,又看向杨同知:“如今衙署中一共有多少人?”

“一百六十三。”杨同知一面回答,一面做了个手势请他们入衙署。

“这么多!”言晏晏想到上次看到的排房:“后院的房间能住得下那么多人?”

“勉强能容下……”

毕竟为了集中人手,这会也讲究不了那么多,每个房间里挤一挤还是能容下。

落在后头的石总兵还在想言晏晏的身份,但别说朝中有权有势的没“言”这个姓,便是有也不可能尊贵过阿哥。

实在想不出来的石总兵凑到自家侄子旁边,猜测道:“她难道是皇……”

没等他将发散的念头说出来,石侍卫一把捂住他的嘴:“您不要胡乱猜测。”

看他避讳莫深,石总兵越发好奇。

怕他口没遮拦到时候冒犯仙子,石侍卫提点道:“南巡。”说完,他就追着前面已经走远的人进了衙署。

石总兵在原地站了一会,想到之前京里祭天的事,恍然大悟。

一行人到后院时,在给几个症状特别严重的人针灸缓解的御医走过来行礼。

“可有想到解毒的办法?”四阿哥问。

这几天翻了许多医书没怎么休息的御医脸上透着几分疲倦,听到这话,叹息着摇头:“罂粟成瘾与其他毒迥异,实在不知要从何处下手。”

就在这时,望着排房中被毒瘾折磨的人,言晏晏突然抬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她动作有些重,旁边的四阿哥赶紧拉下她的手,望着白皙的皮肤上那片微红,眉头微蹙:“你这是做什么,他们中毒又不是因为你。”

显然,四阿哥误会她脸色懊恼的神色。

“不是。”言晏晏摇头,轻声与他道:“我就是忽然想起来可以用蟠桃试试。”

说来也是思想太固化,觉得戒毒只能靠强制,一时忘记倒忘记空间里的东西。

“没必要。”没有蟠桃他们也不会死,不过是受些罪而已,四阿哥并不认为需要拿出来。

空间里的蟠桃树上剩下的蟠桃并不多,下一次结果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言晏晏如今自己都不怎么吃。

能省她当然就省了,但想到毒瘾并不是戒掉一次就高枕无忧,她还是想试试蟠桃有没有用。

“先试试。”言晏晏手腕一翻,拿出一个蟠桃,又拿出一把匕首。

用匕首削下一片果肉下来后,言晏晏先送到他嘴边。

闻着匕首尖上散发着清香的果肉,四阿哥喉结不自觉滚动一下,张口吃下那块果肉,牙齿轻轻一碰,果肉就化为汁水流进喉咙,只余满口清甜。

在蟠桃拿出来的瞬间,散发出来的清香让周围本来因排房中的叫声而感到压抑的人情绪舒缓下来。

旁边的杨同知看着她凭空拿出来的桃子和匕首,有些目瞪口呆。

其他人包括石总兵都知道她的身份,倒没有大惊小怪。

“甜吗?”言晏晏问完,见他微微颔首,又削下一块递过去,“先尝尝味道,等回去再请你吃。”

毕竟吃完蟠桃的后续,在这里可不方便。

言晏晏再次削下一片后,递给御医:“拿去给他们试试。”

光闻这味道就知道必然是好东西,御医接过来后,走进最近的房间,将蟠桃塞进毒瘾正发作的人口中。

其他人纷纷走到门外,就看本来在剧烈挣扎的人慢慢平静下来,虽然两眼有些无神,但至少不再疯魔。

“仙子,好像有用!”御医有些激动,称呼上就没注意。

“仙子?”杨同知疑惑的反问一句后,也想起来之前从京城传来的消息,再想她之前那一手,还有什么不明白。

杨同知一脸失敬的朝她行礼:“原来是仙子,怪不得有如此慈悲心肠。”

“杨大人不必客气。”言晏晏摆手,拿出蟠桃让御医继续分给排房中的人。

御医小心的接过蟠桃,削出比她之前小的分量喂给其他人,见同样有效果后,接下来继续减少了量。

言晏晏本来以为拿出来的这几个不够,没想到拜御医的“精打细算”所赐,最后竟然还剩下半个。

“多亏有仙子在!”

“是啊,不然他们不知还要受多久折磨。”

看到排房里的人吃过蟠桃后都安稳下来,杨同知他们恭维道。

排房中的人慢慢恢复清醒,言晏晏心里高兴,见杨同知他们都若有若无的盯着那剩下的半个蟠桃,不由道:“你们分了吧。”

闻言,众人面露喜意,高兴的朝她道谢。

随后,除了言晏晏与四阿哥外,在场的人包括石侍卫和秋兰她们每人都分到一小片蟠桃。

蟠桃的味道自不必说,可惜分量太少,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还没品出味就没了,石总兵咂咂嘴,余光注意到剩下的桃核,试探的问:“仙子,这桃核……”

“你们要就拿去。”方才已经试过,都是些发不出芽的桃核,言晏晏不在意道。

“多谢仙子!”石总兵说完,就见旁边伸出来几只手分别抓走一颗桃核。

“谢谢仙子。”抢到桃核的几人同时道谢。

苏培盛是四阿哥身边的,御医是宫里出来的,自己侄子可以忽略,石总兵最终盯上比自己官职低的杨同知。

仙子也没说全给他一人,觉得见者有份的杨同知抬头望天望地,就是不看他。

如此,石总兵也只能将剩下的桃核收起来。

“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没再犯就可以放他们回去。”言晏晏说完,和四阿哥一起离开。

出衙署后,言晏晏心情不错,于是邀请四阿哥去逛街。

街上除开看不到卖包子的铺子外,与往常并没什么不同。

余光看到前方有个卖糖画的摊子,言晏晏顺口与他说起自己上次百转百中的手气。

四阿哥静静的听着,等走到卖糖画的摊子前时停下脚步。

见他突然停下来,言晏晏不解的望过去,就见他指向身边的摊子。

“你不是不爱吃甜吗?”嘴里这么说,言晏晏还是弯腰拨动木片,转中他指的狗。

“哎呦,您二位真是有默契。”见他们一个指一个转,卖糖画的笑着说完,画了只狗递过去,“您的糖画。”

言晏晏接过糖画,后边的苏培盛抢在腊梅之前掏出钱递给卖糖画的人。

“呐。”言晏晏将糖画递给身边的人。

方才听她给身边的每个人都转了一个糖画,才一时兴起,现在望着面前的糖画,四阿哥却不是很想接。

毕竟——

他瞟向附近拿着糖画的小孩们。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大概明白什么的言晏晏轻笑一声:“你不要?那我吃掉了。”说完,咔嚓一口咬掉一个尾巴尖。

四阿哥见此,赶紧伸手将糖画拿过来。

倒不是因为糖画的外形不愿意让她吃,只是觉得那摊上的糖也不知反复熬用多久,不想让她吃。

又逛了一会,他们才回到客栈,用过午膳后,言晏晏拿出一个蟠桃递给他。

“不用。”四阿哥倒不是不稀罕蟠桃,只是觉得自己这会没病没痛,吃了浪费。

“早晚都要吃的话,提前吃能强身健体,何必非要等生病后再受一场罪。”言晏晏说完,将蟠桃放到他面前。

她这话十分有道理,四阿哥这才没说什么,又坐了一会后,才拿着蟠桃离开。

四阿哥正值少年,身体素质本就好,吃过蟠桃以后,变化倒是不大,只皮肤和精神看起来更好一些。

除此之外,言晏晏发现他的辫子看起来比以前黑亮不少,有些手痒的想去揪一把。

不过对上他疑问的目光,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京城中,康熙收到四阿哥的折子,觉得他做得的很好,回话让他全权处置此事,务必要让那些人都戒毒。

吃过蟠桃后过了半个月,衙署内有大半的人没有再犯毒瘾,杨同知又观察两天便将这些人放出去。

至于其他的人,言晏晏又送了一次蟠桃过来。

又过去大半月,剩下的人终于也没有再犯,于是也得以从衙署离开。

说起来这些人也是幸运,因为蟠桃的缘故,戒毒以后,身体也没有变得比之前差。

城东冯府。

“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

大厅里,一名妇人抱着自己的儿子哭道。

“儿子回来高兴才是,你哭什么。”旁边的男人劝道。

被抱住的少年道:“爹娘,儿子不孝,让你们担心了。”

“以后可不要在外面乱吃东西。”见往日里跳脱的儿子,经此一遭后沉稳不少,冯老爷道。

冯少爷苦笑道:“我哪里还敢吃外面的东西。”

宣泄完情绪,冯夫人擦干眼泪夸道:“还是御医厉害,不然我儿还不知要受多久的罪。”

冯老爷点头认同,就听自己儿子道:“才不是御医救的我,是仙女!”

却原来,这位冯少爷在衙署时被安排在最前头的房间,加上分蟠桃时正好是他熬过一次毒瘾的时候,于是将屋内发生的事听了个分明。

“说什么胡话。”冯老爷说完,冯夫人也伸手摸上儿子的额头。

冯少爷拉下额头上的手:“我没说胡话,就是仙子拿出蟠桃分给我们吃,我们才好的。”

“哪有什么仙……”

冯老爷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冯夫人拍了一掌,随后听她道:“我想起来了,之前不是从京城传来消息,说皇上南巡时遇到仙女,在京城祭天时还有许多百姓亲眼见到仙女下凡!”

“对!就是这位仙子!”冯少爷激动的点头。

“真的假的?”比起冯夫人的感性,冯老爷更理智一些,还有些怀疑。

“我没事骗你做什么!”冯少爷露出几分本性,翻了个白眼,“我们在里面时,一发毒瘾就被人绑起来,多亏有仙子过来给我们吃了蟠桃。”

“什么!他们所谓的解毒就是把你绑起来?”冯夫人立刻就炸了。

冯老爷安抚道:“行了,杨大人也是好意。”毕竟留在府中,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这么做。

“对啊娘,您别生气。”毒瘾发作时,冯少爷也恨死衙署的那些人,但现在清醒过来,到不这么觉得。

随后,许多人家亲自去衙署送上厚礼和匾额,还有与冯少爷一样了解原因的人上门跟杨同知打听仙子的事,被他全挡回去。

慢慢的,是仙子救了那些染上罂粟毒的人的消息在城中传开,百姓中有人想到言晏晏。

毕竟城里最近只有这么一位,容貌气质都符合仙子的标准。

一开始,百姓们也只是猜测,随着城里如冯府之类的人家带厚礼去言晏晏所在的客栈道谢,这才开始确定。

平日里遇到寺庙都得进去拜拜,难得遇到真仙,城中的百姓们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姑娘,姑娘……”

“咋咋呼呼的做什么!”

看着夏竹跑进来,腊梅训斥一句,示意她看屋内。

发现四阿哥在里面和自家姑娘下棋的夏竹心里一紧,连忙规矩的站好。

“什么事?”言晏晏问。

夏竹道:“回姑娘的话,客栈外面有好多百姓在参拜。”

落下一子后,言晏晏转头不解的看着她。

“许是您的身份不知怎么泄露出去。”夏竹小声解释道。

“苏培盛,去让外面的百姓离开。”四阿哥吩咐道。

苏培盛领命出去,没一会后跑回来道:“爷,赶走一批马上又有其他百姓过来。”

“让石总兵过来一趟。”担心出什么乱子,四阿哥吩咐道。

等到石总兵亲自带人在外面守着,百姓们这才消停,依依不舍的从门前离开。

这里的事也算圆满解决,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停留。

不确定蟠桃是否彻底根除毒瘾,言晏晏提醒杨同知不要放松关注那些曾染上毒瘾的人后,和四阿哥商量第二天离开。

次日上午,几辆马车从客栈门口驶出。

“仙子!”

“仙子!”

在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时,忽然有许多提着篮子的百姓围过来,激动的喊着。

“怎么回事?”马车突然停下来,四阿哥朝外面问了一句。

“爷,好多百姓围上来,前后的路都被堵住。”马夫回答道,语气里透着几分焦急。

将车帘掀开一个缝隙看到外面越来越多的人,四阿哥倒是有些后悔昨日拒绝石总兵前来护送。

掀开另一边车帘,看着那些比现代粉丝还要狂热的百姓,言晏晏与身旁人道:“我先走吧,不然怕是都出不了城。”

外面的人还在继续增加,她担心继续堵下去,出什么踩踏事件。

四阿哥下意识的拉住她的手,才反应过来她意思应该是自己先飞走。

转头疑惑的看他一眼,言晏晏干脆带着他一起从马车飞出去。

外面的百姓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纷纷跪下来朝天上叩拜。

本来准备直接飞走的言晏晏扫向底下叩拜的百姓,想着无缘无故的受他们这样大礼,干脆一挥手,洒下一堆果子。

这种拇指大的红果子是空间山上长最多的树上结的,口感十分不错。

虽然这种果子肯定比不上蟠桃的千分之一,但空间出来的东西,多少对身体有些好处。

数不清的果子轻飘飘的落下来,知道是仙子馈赠的百姓们一边感谢她的恩赐一边赶紧捡。

后来,有人幸运的种出这种果子,起名为仙子果,关于仙子果的故事也在城中百姓口中一代代传下去。

言晏晏带着四阿哥飞过头,直接到了城外一座不知名的山上。

“这里风景真好!”言晏晏不由带着他落下去。

还未立秋,这里却已经有了一片红枫林,旁边还有已经挂果的柿子树、栗子树之类的果树,让人好像一瞬间就从夏入秋。

伸手接住一片枫叶在手里转着,言晏晏又欣赏了一圈后,准备带身旁的人离开。

见她喜欢这里,四阿哥道:“在这里等他们就是。”

“可是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这。”言晏晏道。

闻言,四阿哥从腰间的荷包掏出一样东西。

看到那枚“哨子”,言晏晏对他伸出大拇指后,继续在附近转起来。

四阿哥吹了一声,响彻云霄的声音远远传出去。

城外,等到百姓捡完果子散开才终于出得城外的苏培盛一行人正在附近张望,却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山上传来余音不绝的哨音。

“朝声音的方向走。”苏培盛道。

山上,欣赏完枫树林的言晏晏走到一颗柿子树前摘下一个红彤彤的柿子,用帕子擦过后,掰成两半。

“嗯,很甜。”咬了一口后,言晏晏将另一半递给他。

四阿哥接过来尝了以后,觉得确实甜,但尚在接受范围。

“这里竟然还有栗子。”言晏晏指着前边长满刺球的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酒酒 15瓶;拂雪晓衣 10瓶;无数次等你回来 9瓶;杉杉来迟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