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魔法 >清穿之小仙女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据三阿哥所说, 这人倒霉到家的情况让侍卫们都觉得有些可怜, 难得好心的去和康熙通禀了一声, 本也不算大事, 将此人倒霉经历当乐子听完的康熙开恩让人放了他,然而——

隔天他就在街上被人捅了一刀, 捅他的人是曾经被其当街调戏过的女子,捅他的原因则是因为女子当初被他调戏导致未婚夫退婚,本来准备自尽,后来想想不甘心所以来找他报复。

平日里这种事也传不到康熙面前来, 谁让这人倒霉, 前一天晚上刚在码头惊动了圣驾, 在康熙下令严查下, 不但自己因为屡次调戏民女、欺压百姓被关进牢里, 背后收了他家钱替他撑腰的官员也被革职查办。

言晏晏一开始只以为是个倒霉蛋的趣事,等听到后面发现他倒霉得一环接一环,心里有了一个猜测,于是问三阿哥这人长什么模样。

“来人!”

三阿哥怎么会知道,于是吩咐人喊了一个昨晚值夜的侍卫过来。

此人的事迹已经成了侍卫们这几天的谈资, 见三阿哥也感兴趣, 仔细将那个倒霉蛋的模样描述了一遍。

听完侍卫的形容, 发现果然是那天在街上撞了老人还不道歉的公子哥,言晏晏感叹了一下霉运珠的好用后,说了句:“该!”

在现代,随便调戏人都是很惹人厌的行为, 更别说女子名节大过天的古代,这人以调戏民女为乐,坐牢一点不冤。

“没错!”三阿哥附和道。

言晏晏从桌上的罐子里拿了片肉干随手喂给趴在自己脚边的明德,看着它吃完后抬头道:“说吧,你究竟有什么事?”从之前开始就挺不对劲。

她主动问起,三阿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说。

见他抬头望天略带几分尴尬的模样,言晏晏试着猜了一下,“难道你把蟠桃养死了?”

“怎么可能!”三阿哥立刻反驳,然后道:“它长得好着呢。”

除此之外,也实在想不到其他事的言晏晏“哦”了一声,默默的望着他。

“就、就是那个平安珠你能不能再给我一颗?”

被她盯了一会,三阿哥终于说出来。

四阿哥已经与她说过,将那几颗平安珠给了康熙与两位兄弟。

东西给出去后,他要怎么处理言晏晏自然不在意。

“你不是有一颗吗?”

不想说原因,但不说又容易显得自己贪得无厌,三阿哥抬手招了一下,示意身后的贴身太监说给她听。

言晏晏听完太监的话,觉得他这种试验精神还是值得表扬的,不过……平安珠虽然还有不少,但到底是用一颗少一颗的东西,手太松的话恐怕没多久就能消耗完。

见她听完后神色如常,却也并不表态,三阿哥试探着道:“不然我答应你三件事作为交换?”

言晏晏本身也不是不想给,加上他这么有诚意,故作沉吟了一会后,手一翻拿出了一颗平安珠放到桌上,“记住你的话啊。”

“放心!”成功要到平安珠,三阿哥脸上透着喜意,拿着把玩了一会就小心的收进了荷包里,又坐了一会后,想到今日还没给蟠桃念书,起身告辞。

看他目的达到后就跑了,言晏晏摇了摇头,拿起一个宫女缝的布球扔出去逗狗玩。

御船一路北下,在顺风的情况下,很快就到达天津卫,因离京城已经不远,这日黄昏后便停在了码头,准备修整一下后连夜入京。

夕阳下的河水蒙上了一层红色的面纱,言晏晏立在船头上望着远方,思绪慢慢的开始飘远。

若没穿过来,现在应该还在拍戏吧!顺利的话也差不多可以收工了,不顺利的话可能会拍到晚上,然后和剧组里的人一起去宵夜。

言晏晏觉得自己可能真是劳碌命,明明在这里生活得那么悠闲,她却更想念在现代忙碌的日子。

本来趴在她脚边正舔着爪子的明德像是感觉到她情绪一般,忽然站了起来,发出“呜呜”的叫声。

四阿哥从船舱出来,就看到船头上她衣袂飘飘的背影,有一种她就要随风而去的感觉。

在船舱门口站了一会,他才慢慢走过去。

“怎么了?”

“我想回去。”言晏晏下意识的说出心里的念头,低不可闻的声音里透着几分飘忽感。

四阿哥想,她下凡后的心情大概与他们微服私访差不多,一开始或许会觉得新鲜,时间长了以后,自然还是觉得紫禁城里好。

沉默了一会,他语气轻缓的道:“要不要去岸上走走?”

感觉到脚下明德在蹭自己的腿,言晏晏弯腰摸了摸它的脑袋,看它慢慢躺到地上后才直起身,对着四阿哥道:“好啊,现在就走吧。”

穿越了说不定还有可能穿回去,人没了就真的什么希望也没有。

言晏晏这么安慰着自己,收拾好心情后,看了眼似乎有些困倦的明德,打消了顺便带它去散步的念头,跟着四阿哥一起带着几个侍卫上了码头。

码头附近的街上人来人往,还算热闹,不过街两旁的摊主基本上都已经在收拾摊子,估计是准备赶在太阳彻底下山前回家。

这些普通的百姓都在为着生计忙碌着,脸上大多带着或深或浅的笑容,可见生活应该还不错。

言晏晏看着街上的人,想着或许是离京城越来越近,百姓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的缘故吧。

就在她打量着周围时,一个转头忽然发现面前出现了一篮子花,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后,顺着提篮子的手看向身旁的人。

四阿哥并不会哄人开心,想了会才决定买些东西送她,然而一时也想不到她喜欢什么,正好看到卖花人,心念一动就全买了下来。

对上她明亮的像藏是蕴含许多星子的双眸,本来不觉得有什么的四阿哥移开了视线。

“哪里来的花?”

是因为发现我方才心情不好所以送花吗?

言晏晏拨弄着篮子里明显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花朵,虽然随手就能变出比这更美更娇艳的,但收到别人的花感觉到底不同,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

“方才有一个卖花的从这边过去。”四阿哥道。

“多谢,我很喜欢。”

言晏晏拒绝了侍卫的帮忙,亲自拎着花篮,步伐都更轻松了一些。

“噼里啪啦——”

前方突然响起鞭炮声,让言晏晏下意识停下脚步,等到声音停止好奇的望过去时,才发现原来是有一户人家刚生了儿子,所以正在庆祝。

因那户人家出来几个下人开始派发红鸡蛋,附近的百姓都朝这边围了过来,很快就将这条本就不宽的路给堵住。

前后都没了路,担心她被有些兴奋的百姓本冲撞到,四阿哥带着人退到墙边,准备等附近百姓散开再走。

“恭喜喜得贵子!”

“恭喜恭喜!”

这家主人正站在门槛内满脸笑意的接受祝福,忽然看到墙边四阿哥一行人,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从一个下人手中接过一篮红鸡蛋,亲自送了过去。

“因家中喜事阻了各位去路,实在抱歉,这一篮红蛋送与几位沾沾喜气。”

这种喜事,四阿哥自然不会拒绝,说了声“恭喜”后,示意身后的人将篮子接过来。

扫了眼那篮红彤彤的鸡蛋,言晏晏也跟着说了句祝福话。

领了红蛋的百姓们目光跟随这家主人看过去,先是羡慕得到一篮子红蛋的几人,待看到四阿哥和言晏晏的长相时,不由感叹他们长得太好了。

旁边一些百姓听到这家主人说的话,纷纷往旁边靠了靠,让出一条路来。

前后的路都通了之后,四阿哥转头问道:“是继续去前面看看还是回去?”

“回去吧。”看了眼只剩夕阳余晖的天际,言晏晏道。

如此,一行人便调头往回走。

在一行人离开后,周围的百姓忍不住议论起来,猜测起他们的身份。

等离那户人家有些距离后,还没见过红蛋的言晏晏伸手从篮子里拿了一个出来,发现竟然还是温热的。

“这是用什么染的呀?”

“朱砂。”四阿哥回答完,见她捏着蛋左顾右盼,很有几分好奇的模样,伸手拿过她手里的蛋。

言晏晏一脸莫名的看着他拿走鸡蛋,正有些疑惑时,就见他伸手把鸡蛋在旁边一个侍卫的刀柄上敲了一下,顿时觉得他有点机智。

倒是幸运中选的侍卫懵了一下后,看向腰间里的配刀,发现原来还有这种用处。

四阿哥一脸淡然的随手剥开半边蛋壳,重新后递给她,并提醒了一句:“有些凉了,尝一口就算了。”

觉得自家爷怎么能做这种事的苏培盛心里懊恼自己方才反应慢了点,同时赶紧递了块帕子上去给他擦手。

言晏晏接过咬了一口,发现就是平常白煮蛋的味道。

见她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吃,慢条斯理地擦着手指的四阿哥劝了两句。

“你亲自剥的鸡蛋,怎么能浪费。”

言晏晏吞下嘴里的蛋后,偏头笑着回了一句。

这话倒也不全是开玩笑,剥鸡蛋不算什么,那也得看是谁。

解决掉手里的鸡蛋后,言晏晏从荷包里摸了几颗蜜饯吃完,才对着他总结道:“味道和平常的鸡蛋没有什么区别。”

闻言,将用完的帕子丢回苏培盛手上的四阿哥笑了一下,“朱砂是涂在蛋壳上,味道自然不会变。”

顺着他的话想象一下,如果把朱砂涂在剥了壳的鸡蛋上,言晏晏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吃。

“涂在里面还能吃嘛!”言晏晏道。

她只是随口一说,四阿哥却认真道:“朱砂可入药,少许的话自然能吃。”

见他这么一本正经的回答自己,言晏晏忍不住戏谑道:“那等回去涂一个给你尝尝?”

四阿哥淡淡的看她一眼。

“开个玩笑。”觉得他这样看人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势,言晏晏认怂地从篮子里抽出最好看的一支花送到他面前借花献佛。

见她微抿着唇做出一副乖巧的表情,四阿哥伸手接过花,下意识地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花朵轻飘飘的敲下来几乎没有什么力道,但没想到他会做这种动作的言晏晏还是无意识地伸手摸了下头。

随即,她不甘示弱的从篮子里抽出一朵花,准备敲回去。

四阿哥也不知道自己方才怎么会做这种有些失礼的行为,但在注意到她拿花动作后,默默的加快了朝前走去的步伐。

侍卫们见往日里内敛的四阿哥竟然也会与人玩闹,眼中都透着几分笑意,随即一部分保持原来的速度,另一部分加快几步跟了上去。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言晏晏才懒得去追呢,不紧不慢得跟在后面回到了船上。

正在船头上饮酒吹风的大阿哥看到二人回来,扫了那两个篮子一眼后道: “你们这是干嘛去了,又是花又是红蛋的?”

言晏晏将手里的花篮交给听到动静出来的秋兰,让她拿花瓶插了放到自己房间。

“是。”秋兰接过篮子应声退下。

四阿哥在桌前坐下后回了大阿哥一句,“随便转转,正好碰到一家喜事。”

侯在一边的太监上前倒了两杯茶,一杯放在四阿哥面前,另一杯放在空位上。

正好有些渴了的言晏晏坐下来,端起茶盏慢慢的喝着。

喝完茶,她看了正与大阿哥聊天的人一眼,见他似乎已经忘了之前的事,唇角上扬了一瞬。

下一刻,十几朵五颜六色的鲜花出其不意地从四阿哥头顶落下来,有的掉到地上,有的掉到他膝头,还有的掉到桌上。

惊讶了一瞬后,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干的好事,看着他腿上的花,大阿哥噗呲一声笑出,问她:“老四怎么得罪你了?”

言晏晏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望着他。

若非在场独她一人有这个能力,就冲这个无辜的表情,大阿哥都快信了。

这些花落得有些突然,但并没有一朵碰到他的脑袋,加上有自己动手在先,四阿哥倒不至于为此生气,不过见她望着自己,故意冷着脸将腿上的花一朵一朵捡到桌上。

言晏晏观察了一会,从那双平静的眸中看出他并没有生气,于是放心的拿着桌上的点心吃起来。

天已经暗下来,有太监手脚麻利的将周围的灯笼点起来,船头上立刻就亮如白昼。

大阿哥拍了拍自家兄弟的肩膀,倒了杯酒给他,无声的劝他大方一点。

该唬的人没唬到,四阿哥看了大阿哥一眼,还是给面子的喝了面前的酒。

做的时候没觉得,现在想想这么大庭广众之下戏弄人好像有些落他面子,言晏晏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是不是人变小后性格也倒退回去,否则怎么会做这种幼稚的事。

只是第一时间混过去了,现在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言晏晏解决掉手里的点心后,拿起桌上的酒壶给他倒了杯酒。

领会到她意思的四阿哥抬手将酒一口饮尽,吩咐人直接将晚膳送到这里来。

听说今晚他们在船头用膳,抄了一天书的三阿哥从房里出来凑热闹。

天色越来越黑,岸边早已亮起万家灯火,河面上倒映着灯笼的光芒,像是天上的星星坠落进去一般。

用完饭后,几人都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静静的欣赏着夜色。

没过多久,船重新行驶起来,岸边的灯火渐渐看不清,远处的河面与黑漆漆的天幕连成一线。

次日中午,终于到了京城,船在码头停下来。

离开这么久,几位阿哥多少都有些想念紫禁城,船没停稳便早早立在了船头。

等到终于上岸,向康熙请安后,众人该上马的上马,该上车上车,声势浩荡的往城门走。

城门外,一早得到消息的太子已经率领着诸多大臣在此等候多时,待看到御辇已经到达视线范围,不由往前快走了几步。

“儿臣恭迎皇阿玛回宫!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等恭迎皇上回宫,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子在御辇前行礼后,周围顿时跪倒一片。

听到太子的声音,康熙几个大步走下御辇,亲自上前将他扶起,关心了几句后,才示意众人平身。

言晏晏从马车出来,就看到康熙拉着一位温文尔雅的少年满面笑容的说着关怀的话,不用猜都知道那人肯定是太子。

看着他们父子互相关怀的模样,再回想大阿哥几人与康熙相处时的情形,言晏晏不免有些感叹。

等到父子二人终于叙完话,大阿哥几人朝太子行礼。

太子笑着与他们说了几句,目光落到言晏晏身上,“这位是?”

实际上,太子即便在宫中,也有人与他说了关于大禹陵仙女下凡的消息,只是耳听为虚,他并不怎么相信。

如今见到人,虽承认面前这位不论容貌、气质都够得上仙子的标准,心里却依旧不怎么信这世间有真有仙人。

准备回宫再与他详细说的康熙道:“她与你几位兄弟以兄妹相称,当自家人相处就是。”

闻言,别管心里究竟怎么想,太子面上还是十分客气的对着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言晏晏也朝他回了一个浅笑作为回应。

见此,觉得她笑起来确实有种仙灵之感的太子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里到底不是谈话的好地方,康熙发话后,众人又重新上车上马,与接驾的大臣们一同进入京城。

言晏晏重新进入车内后,回头看了眼城门上古朴的两个大字,这才放下车帘。

帝王归来,京城里自然十分热闹,长长的街道两旁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可谓是人山人海。

喧闹的声音一直到紫禁城附近才渐渐消失,猜测可能快到宫里的言晏晏掀开了车帘,已经能看到前方的宫墙。

这就是三百多年前的故宫……

看着这座红墙黄瓦的建筑,言晏晏心情多少有些复杂。

宫门外,佟皇贵妃带着后宫的其他妃子及其他几位阿哥、公主并一大群宫人候在那里,看到御辇后纷纷行礼。

康熙下辇示意她们免礼后,转身吩咐那些南下随行的官员与方才迎驾的大臣们都先各自回府。

众位大臣行礼告退后,康熙与佟皇贵妃说了两句话,让她们也各自回宫后,重新上了御辇。

等进入宫里后,康熙表示一路舟车劳顿,吩咐李德全先带言晏晏去休息。

李德全亲自领着人来到御花园旁的西华宫,替她介绍了一番,又将这座宫里伺候的人全部喊出来敲打了一遍后才告辞。

又不是来宫斗的,言晏晏也没兴趣对他们训什么话,将人大概认了一下,让宫里原本的几个大宫女与秋兰商量着把自己从江南带来的东西收拾好,自己则在这座宫里转悠起来。

这座西华宫是三进的格局,外观和宫里的其他宫殿应该也没什么不同,不过从墙上的颜色来看,这里应该是新建或是才翻新不久。

在外面转了一圈,听跟在后面的宫女介绍,知道这座西华宫不但离御花园特别近,还有单独的小厨房后,言晏晏还是挺满意的。

等进入正殿,里面的陈设十分清雅,桌椅台案都用的是上好的木料,上面雕着精致的图案。

尤其是东、西次间用来分隔的紫檀雕花槅扇,看起来特别精美,让言晏晏不由感叹古代工匠的巧手。

另一边,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与康熙、太子一起先到了乾清宫。

父子几人坐下来喝了会茶后,康熙让大阿哥他们先去给太后和各自的额娘请安。

“儿臣告退。”

等到他们退下,康熙先问了太子这段时间宫里的情况,夸了他几句后,将遇到言晏晏的经过讲与他听。

哪怕听他详细说了一遍,太子心里对言晏晏身份还是半信半疑,不过因为听到后面遇刺的事,也顾不上质疑,关切的问了几句当时有没有没伤到。

这边父子二人其乐融融,另一边,三位阿哥一同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后,便去了各自额娘宫中。

承乾宫

“儿臣给额娘请安。”四阿哥一进门,就朝坐在殿内等着的佟皇贵妃请安。

“快起来。”

见她准备起身来扶自己,四阿哥站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她身边。

拉着他上下打量一番后,佟皇贵妃心疼地道:“瘦了。”

“长高了一些,并没有瘦。”不想她担心的四阿哥解释了一句,观察了会她的脸色后道:“额娘最近身体如何?”

“还好。”

她脸色比走之前差多了,四阿哥并不信这话,抬头看向旁边的嬷嬷。

那嬷嬷张了张嘴倒是想说些什么,然而收到自家主子警告的眼神,还是低下了头。

见此,四阿哥心里便有了猜测,伸手掏出贴身携带的荷包,取出里面的珠子递过去。

“这是何物?”佟皇贵妃伸手接过后问。

“平安珠,额娘带着不要随便离身。”

儿子的一片心意,佟皇贵妃自然不会辜负,笑着连应了几声“好”,当即就让人拿了荷包过来装好后挂在了腰间。

询问了他在外面的大概情况,又留他在宫里用完午膳后,佟皇贵妃便赶他回去休息。

长途跋涉回来免不了有些疲倦,陪康熙用过午膳后,哪怕还有许多话想与他说,太子还是先选择告退。

出了乾清宫,太子想了想,没回自己的毓庆宫,反而脚步一转,往御花园的方向行去,准备去见识一下那所谓的小仙女是不是真的那么神。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幻若轻烟@* 梦还在”灌溉的营养液,么么哒~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